多家基金获超额认购 PE的寒冬只是心理反差?

1123
发表时间:2019-07-05 07:41作者:佚名来源:东方财富网
近日,投中研究院的最新数据显示,VC/PE市场募资形势愈发严峻。2019年5月,共计38支基金进入募资阶段,同比下降57.78%;目标募资总规模仅66.30亿美元,同比下降91.44%。

  然而,在这种“资本寒冬”蔓延的背景下,6月27日,君联资本宣布完成近百亿元基金募集;同一天,华平投资也宣布成功完成华平中国二号基金的募集,总额45亿美元。这两则巨额募资完成的消息,犹如投石入清潭,瞬间激起千层浪。

  VC/PE市场上演了真正的“冰与火”之歌。2019年上半年,有些机构闹钱荒,募资屡屡碰壁,甚至出现拖欠工资、与职工借钱运营的情况;而同时,另有些机构完成了史上最大规模基金募集,获大幅超额认购……

  市场“一九效应”越发明显。对于头部机构而言,“钱荒”似乎是个伪命题。有业内人士提出,所谓寒冬,实际上是市场由过热到冷静过程给从业者带来的心理反差。

  多家机构完成巨额募资

  6月27日,君联资本宣布新一期人民币基金募资完成,总规模近百亿元,成为近一阶段市场上募集完成的最大规模人民币基金。截止目前,君联资本总管理资本量超过450亿人民币。

  对于新基金的配置,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李家庆介绍,新募集的资金70%配置于综合成长基金,30%配置于创新TMT基金和健康医疗基金,周期为8年至10年。

  李家庆表示,新基金LP多为常年合作的老投资人。其中,机构投资人占比超90%,包括联想控股、全国社保基金、国有背景的母基金和金控、险资、上市公司与第三方渠道。

  而在同一天,华平投资也传来募资完成的好消息。其宣布成功完成华平中国二号基金的募集,总额45亿美元。华平投资方面表示,中国二号基金将与华平全球基金一起以50:50的比例共同投资中国和东南亚, 新增总计90亿美元资金,主要投往中国,是目前最大的专注于中国和东南亚的私募股权投资资金池之一。

  华平投资中国二号基金从2019年1月开始募集,投资人包括全球各大养老基金、主权财富基金、保险公司、基金会、母基金、家族财富管理办公室等机构投资人。

  相比于22亿美元的华平中国一号基金,中国二号基金实现了资金规模的翻番。华平投资方面透露,中国一号基金现有投资人悉数加码新基金,其中不少以两倍、三倍加大投入到中国二号基金。除了规模更大,中国二号基金在募资流程、投资人关系、基金组合上取得了进一步的提升和优化。

  在“资本寒冬”不断蔓延的情况下,这两则巨额募资完成的消息,尤为让市场惊讶。

  实际上,2018年开始,GP用各种手段获取募资的段子不断传出,有传行业大佬亲自找LP募钱,也有媒体把2018年称为VC下跪的年代。近日,更有VC机构人员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透露,其所在VC机构拖欠员工工资,甚至与职工借钱维持运行。投中研究院的最新数据显示,2019年5月,基金募集数量同比下降57.78%;目标总规模,同比下降91.44%。

  然而,在国内多数机构面临寒冬的同时,一些头部机构却依旧在春天。除了君联资本及华平投资外,2019年上半年,多家VC/PE机构完成新基金募集,并宣布此次是史上最大规模基金募集,获大幅超额认购等。

  其中,2019年1月,光速中国完成5.6亿美元新基金的募资,这是自光速中国2011年独立运作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期美元基金;2019年2月,TPG亚洲资本正式结束第七期的募资,共募得金额超46亿美元,超过了原定募资目标;2019年4月,源码资本完成新一期基金募集,募集金额为5.7亿美元,获得大幅超额认购等。

  另外,4月,德弘资本旗下专注于大中华区的首期美元基金“德弘资本一期”募集完成,募资金额超过20亿美元,实现融资目标上限。加上同期募集的人民币基金,此次募资总规模约25亿美元。德弘资本董事长刘海峰曾透露,募资过程比较顺利。

  钱荒是伪命题?

  实际上,如今VC机构的募资渠道更加多元化,业内普遍认为,对于头部机构“钱荒”似乎是个伪命题。

  从行业规模看,90年代国内活跃的VC/PE机构数量在10家左右,而截至2019年5月底,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股权、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就有14659家,其管理基金的合计认缴规模达到9.18万亿。

  “与20年前相比,现在市场上机构增多,但基金募集规模越来越大,不论LP还是GP挣钱也越来越多。”有VC机构投资人对记者表示,综合来看,市场其实不缺钱,所以才会有大量类似的人民币基金成立。同样,招商局创投总经理吕克俭曾在公开场合表示:“今天的情况和2016和2017年相比,募资市场确实在收缩。但与5年前相比,其实募资问题并未没有太严峻。”

  此外,刘海峰在“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”上提到,其实,国内私募股权投资市场上钱非常多。一流国际投资机构对中国PE投资信心十足。首先,中国是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但PE占GDP的比例远低于美国和欧洲,因此市场具备很大潜力。同时,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说,在全球的范围内,长周期内PE基金的回报远高于股市平均回报。中国的PE配置占比会越来越高。另外,PE投资是长线生意。理性机构投资者会持续、长期地支持优秀基金管理者,而不会受短期经济周期影响。

  2015年被认为是中国VC/PE发展的一个拐点。这个神秘且小众的金融子行业走向成熟与喧嚣。而随着各路资本进入行业,成千上万的新机构成立。市场繁荣的同时泥沙俱下,出现了很多不规范、不专业、不理性的管理人。更多业内人士认为,目前行业正经历一个阶段性调整期。所谓寒冬,实际上是由过热到冷静过程给从业者带来的心理反差。

  VC/PE也要做百年老店

  在挤泡沫的过程中,私募股权投资市场“一九效应”越发明显。“市场越不好,资金越聚集。”在金融领域,凡是资金都需要找一个投资出口。太创服创始人周子敬曾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

  目前,LP出钱更加谨慎。在风险投资中,头部机构效应特别明显,尤其是在市场不好、优秀的标的不多的情况下,头部项目争抢得会更加激烈。因此,资产泡沫减少的时候,资金会更多地向头部机构流入,这对回报没那么好的长尾机构来说更是雪上加霜,处境比较尴尬,周子敬分析认为。

  面对市场情况,业内部分投资人认为,VC/PE也要做百年老店,树立品牌价值。目前,国内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普遍较小,品牌的影响力有限,且市场资金较为分散。“10几个人就能成立一家投资机构,但这样的团队很难做到精准投资和投后服务。”有VC投资人在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汉领资本董事总经理夏明晨也认为,实际上,中国不需要这么多的基金。大量的基金扎堆成立,都做差不多的事情,给市场带来了同质化的竞争。不太成熟的投资战略给整个的市场环境带来了挑战。

  因此,作为投资者,在市场热点多的环境里,更应该严谨、自律,以价值为导向进行长期价值投资,而不是跟风。上述投资人感慨道,自律在中国市场上非常难。

  不管怎样的经济环境下,VC/PE机构要做的不是在短期牛市上博得一个好业绩,而是在跨周期的长时间里达到稳定的高回报。换句话说,PE投资是一个非常长线的生意,不能等待宏观情况明朗再投资。“历史证明,往往最好的投资项目出现在市场最忧虑的情况下。等大家都认为某个行业特别好,都去投资该领域项目时,优秀的GP则应该谨慎对待,”刘海峰曾表示,机构应该花相对少的时间去预测无法掌控的宏观,花更多的时间深耕所投行业和企业。


文章分类: 财经新闻